bwin5888用户登录-故事:析产你是外嫁女,养老你是小棉袄

bwin5888用户登录-故事:析产你是外嫁女,养老你是小棉袄

bwin5888用户登录,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不喜灰

高虹,毕业于某大学市场营销,今年已经36岁,结婚10年,育有一女。高虹娘家在离市区非常近的城中村居住,父亲已经过世,留下母亲沈英和两个弟弟。

在父辈那代一边是自建房,村里很多人家都有十几间平房,但由于经济环境的原因,房子并不值钱。如果房间有空余的话,一般村里人都会分几间给出嫁的女儿。不过很少有女儿会回来居住,所以一般闲置在那里,留着给父母兄弟作为杂物间。

高虹在2008年夏天与高中同学李志强结婚,婆家条件不错,帮他们在南大街买了套小三房,算是脱离了原来的居住环境。两人婚后很快便生下一女,名唤婷婷,已经9岁了。相恋多年的两人在婚后感情也尚可,偶尔也有争吵,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高虹娘家的事情。

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一个人拉扯三姐弟长大,作为长女的高虹特别孝顺,尽了所有努力为母亲分担。没结婚时高虹找了个离家近的某国企下属单位工作,工作比较烦杂,和所学专业有不对口,好在离家近,方便照顾两个弟弟。

工资不高,旱涝保收,省吃俭用每个月还能有点剩余。考虑到两个弟弟一个大学一个初中,母亲一个人日子艰难,所以她所有工资都拿出来给母亲,贴补了家用。

后来与李志强结婚时,自己一分钱存款都没有。结婚前夕,沈英找到了高虹和李志强,提出结婚李家必须支付彩礼15万元。本来当地的风俗习惯是彩礼用来置办嫁妆,有剩余的全部交给女儿,作为压箱底的私房钱。

但是沈英告知女儿,想让小儿子高飞进一中读高中,但是中考完成绩出来后分数离录取分数线差了两分,想进学的话需要9万元,希望高虹能把彩礼留给娘家,帮弟弟一把。

娘家不肯把这钱拿出来买嫁妆,所有的东西由小两口自己想办法解决。当时李志强就心有不悦,但为了能顺利成婚,也只能说服父母,答应了岳母家的要求。

结婚以后,高虹和老公商量,会继续帮助娘家,直到两个弟弟参加工作。李志强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要妻子不太过分,都会同意妻子的做法。

因为离得不太远,高虹几乎每周末都会回娘家,当然每次回去都不是空手去。而是会准备好一个星期的菜和肉带回去,临走时还会给两个弟弟留下生活费。

后来,消费水平逐渐升高,感觉到压力的高虹深知光靠死工资是没办法负担养活女儿和娘家贴补了。刚好网购像雨后春笋一样兴起,让高虹看到了商机。在经过简单的学习后和考察后,高虹决定通过在网络上售卖当地特产。最后她把目标定为当地原本自喝的竹筒酒,通过网络推广的方式在淘宝、qq空间、微信朋友圈等进行售卖。

为了多赚几块钱,她在下班以后亲自骑着三轮摩托车下乡镇拿货,再手写快递单亲自到快递网点发货。因为产品新奇,高虹个性温和,经过努力,销量不错。她开始不限于零售,选择在全国各地招收代理,由代理代为售卖,自己赚取差价。

逐渐成为品牌后每天发货量达到300多瓶,销量大了,高虹却舍不得多请人手,一人身居数职。好在申通快递公司为了留住客户,主动派人过来洽谈,专门派了一名收件员负责上门收取,总算解决了发件问题。

生意好了,自己下乡家家户户拿货的方式已经不可行了,不仅耽误时间,甚至有时候还供不应求。为了加大产量,也为了节省中间成本,高虹找到母亲和弟弟,以3千元每年的租金租下娘家的竹林,并给他们每颗竹子以10元的价格买来,自己直接生产。

“买竹子的钱是要给,但是还要给租金就不太合理的,你帮衬弟弟是好事,就怕他们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李志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妻子并不领情,觉得老公对娘家小气,还因为此事夫妻吵了几架。李志强看妻子心意已决不想影响家庭,选择了沉默。

2015年国庆节,大弟弟与女友结婚,作为大姐的高虹承包了弟媳的金饰3万元,并答应母亲会帮忙支付酒席钱。当天晚上,还未来得及进洞房的弟弟弟媳找到了姐姐,说是当天共用了99条中华烟,需要姐姐报销。

把高虹吓了一跳,当天不过32桌客人,怎么会用掉那么多条烟,于是打算找酒店查账。这时候弟弟才说出,只用了30条,从此高虹多了个心眼,加上大弟已经成家,再回娘家给钱就不那么勤了。

拆迁得了巨款,却寒了亲情

2018年3月27日,一份关于城中村城镇改造的文件下达到娘家村里,令村里家家户户眉开眼笑。原来,因为要把城中村改成一个最大的综合性广场,村里整体搬迁到城东新楼盘。高虹娘家分得4套房子和35万元的补偿款。

听到消息的高虹为母亲和弟弟高兴的同时,也有了自己的想法。于是,她仔细计算了家里所有的存款,凑够了40万,第二天带上了水果,回了娘家决定与母亲谈谈。

“妈,城东是新中心地带,几所教学质量比较好的小学和中学都在那附近。你看婷婷再过两年就上初中了,我想把婷婷送去那边上学。”

“在哪读书不是一样?何况是个女孩子,不过你非要送去哪里我做外婆的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我不是奶奶。”

“是这样的,妈,您不是分了城东的4套房子吗?我是想说那两套三居室两个弟弟各人一套,两套小的两居室呢,一套给您住,另外一套卖给我。我把我们夫妻所有的积蓄一共40万给您,这钱呢您可以留着将来养老用……”

“不行!”话刚出口,就被母亲顶了回来,说有人来谈过了,愿出每套56万的价格买下那两套小居室。两个儿子决定把两套小的卖掉,然后拿20多万去买个旧的平房给母亲住,剩下的80万卖房款两兄弟平分。

“妈,婷婷是你的外孙女,你就不能为她的将来考虑一下吗?”

“你也说了她是外孙女了,又不是跟我们家姓。要房子叫她奶奶想办法去!”

母亲的话把高虹一腔热血浇了个透心凉,不死心的带着老公孩子多次上门恳求母亲。但是母亲楞是不松口,两个弟弟见到姐姐一家也是阴阳怪气的,再也不见往日的热乎劲。

高虹一气之下,就不去求娘家了,专心打理自己的网店。

4月中旬,高虹刚在微信安抚了一位包裹破损的新疆客户,大弟高建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母亲看中了一间旧平房,卖家开价30万。可巧的事卖家竟然是姐夫李志强的表舅,所以让高虹去帮忙走动走动,砍个价。

李志强虽说百般不愿意,但迫于妻子的压力无奈回家请了自己父亲一起上表舅家,帮忙把价格减到了28万。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过一段落,这天高建又打电话来,说给妈买的房需要付款了,当女儿的一分钱都不出是不行的。

“姐,你也是妈的孩子,给父母养老是每个孩子应尽的义务。买房子28万,我和小弟吃点亏,一人出10万,你出8万就好了。”

“你,你们就这样报答我啊,我为了帮衬你们两个,跟你姐夫吵了多少次。现在房子不仅不分我,连我买你们都不肯。这钱,我不拿!”高虹气得挂了电话,双手颤抖。

电话刚挂,铃声又响了起来,高虹定睛一看是母亲打来的。气得全身无力的高虹把手机放在桌上,接起电话按了免提,打算和母亲告状。

电话里传来劈头盖脸地辱骂:“你这个白眼狼,我养你这么大,你连个几万块都不舍得给,我就知道女儿是白养的,早知道就……嘟嘟嘟……”

在门外早就听不下去的李志强冲了进来,挂断了电话,而此时妻子高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软硬兼施,姐弟握手言和

疼爱妻子的李志强决定不再满足岳母家的种种无理要求。他带上水果和烟酒陪着妻子回了娘家。

还在气头上的母亲看到女儿,还未等两人进门就骂了起来。

“你还回来干嘛?我命苦啊,把你养大了你就不给我养老了,还惦记我的财产,你没良心啊!”

高虹听到母亲这样说,想到多年来贴补娘家如今还被亲人责骂,不禁悲从心来,脱口而出:“本来家里的房子应该是我们三姐弟都有份的。”

“你想都别想,你是嫁出去的,家里的东西没你的份,都是你弟弟的。”

一向尊重妻子和岳母一家的李志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告诉沈英,手心手背都是肉,女儿在尽孝的同时也能依法分到自己的一份家产。

所以家里的房子女儿也是有份分配的。在古代我们民间有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嫁出去的女儿是泼出去的水。这话啥意思呢?就是说千百年来,女儿出嫁后就是外姓人,是不能和儿子一样继承家产的,只有家中的男丁娶妻生子,为家族延续香火,传宗接代,是本姓人,是为家族顶门立户的后代,方能继承家产。

而在孝养父母时,也是由男儿孝养,女儿只是尽自己的孝心,有能力有孝心就多孝敬父母一点,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尽孝心,其兄弟也不会强迫。

这种情况随着社会进步,尤其是在城市家庭中已经慢慢改变了。在有一男一女的家庭,分配家产时一般都会平均分配,这其中有几种因素,一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男女平等对待,父母不偏心,心里也感觉平衡。

二是女儿也和男儿一样孝养父母,有的甚至因为家庭条件好,比儿子付出得还更多,父母在分配家产时觉得不能亏待了女儿,就选择了平均分配。

“妈,您也知道高虹从大学开始就在帮您照顾这个家,高虹一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收入都在贴补娘家,我们的小家庭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在负担。这些年她供了两个弟弟读书,大弟结婚我们也是在尽力帮助。

这两年弟弟们都已经立业,我们才有办法积攒了这些积蓄,我希望您能看在高虹做了这么多年牺牲的份上,帮一下我们。先解决婷婷读书的事情,将来我们会和弟弟们一起孝敬您,给您养老送终。”

“姐,姐夫,我们错了,以后我们一家人一定互相关爱!”躲在偏房的大弟走了出来,坐在了姐姐身旁,小弟跟在身后轻轻地拍了拍正抹眼泪的母亲。

兄弟姊妹亲如手足,情真意切比什么都值钱,人生一世,不过短短几十年,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啥也带不去。只有能给亲人留下一点思念才是最真的情,是无价之宝。别因为钱财家产分配而失去了兄弟姊妹情谊,那样,你就是世界最大的傻瓜,纵然你有家产万贯,你也是个穷光蛋!(作品名:《析产你是外嫁女,养老你是小棉袄》,作者:不喜灰。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江苏快3投注

回到顶部